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segou888.com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7-2-5 06:58 编辑
 只要住在欢喜城的人都知道,位于城南的慕府和聂府是名副其实的死对头慕
家世世代代都是文官,在朝中占有一席之地,当家慕老爷正是当今宰相。

  而聂家则以武将闻名,几代下来,战绩辉煌,被圣朝封爲聂家军,蛮族皆闻
之丧胆。

  两府相邻,却素不往来。

  两家的仇从何而来,旁人皆不知,不过文官和武将素来就不合,所以也不怎
麽令人意外。

  比较令人意外的是——在朝中不合的慕丞相和聂将军,竟然连告老还乡的地
点都选得一模一样,皆在欢喜城,甚至,两府还相邻。

  这不是死对头吗?怎麽还住得这麽近?

  打听之下才知道,两家夫人是感情很好的姊妹淘,互看不顺眼的是彼此的夫
君,两位夫人的感情可是好得很呢!

  其至她们还约定,生出来的小孩若是一男一女,就结爲夫妻,好增进两家的
关系。

  但这个提议,两个男主人皆嗤之以鼻。

  「呸,要生当然是生儿子!生女儿嫁给那蛮人家,我慕家不就要衰三代?」
这是慕相相的说词。「哼,娶那死老头的女儿?老子甯愿随便在路上挑一个,也
不让姓慕的人进门!是说……那没用的慕老头,生得出儿子吗?」聂将军冷笑,
看不起人的话语把慕丞相气得浑身发抖。

  因爲,那姓聂的混蛋,儿子都五岁大了,而他家婆子却连一个子儿也没蹦出
来!

  慕夫人也曾想让夫君纳妾,好延续慕家香火,可慕丞相不肯,他爱妻如命,
怎肯让妻子受委屈?

  真没孩子就算了,那姓聂的嘴巴个干净,不要理他就好。

  不过,许是老天有眼,慕夫人四十岁时竟突然有孕,这事让两人可欢喜了
「姓慕的,恭喜啦!有孕了啊?不过凭你的本事,生得出儿子吗?」隔着一道墙,
聂将军很不噱地上下瞄着慕丞相瘦巴巴的身子。……「哼,姓聂的,我娘子这胎
一定是男的!」慕丞相瞪着眼,没好气地吼着。

  「是吗?」聂将军哼笑。可不屑了。「要不是男的呢?」

  「要不是男的?老子的头就拔下来给你当夜壶!」气死了,他绝对要生出个
男娃儿给这姓聂的瞧瞧!;

  「好,我就等着你的夜壶了。」聂将军人笑,十足地看不起人。

  一段时日后,慕夫人生下了儿子,夜壶不用当了,不过两家的仇却还是存在,
两个男人开始比起小孩来了。

  聂少爷自小天赋神力,小小年纪就受到皇上赏赐,未来的前途无可限量。

  慕少爷两岁拿笔,三岁读诗词,四岁做文,堪称爲一代神童,写出来的文章
让圣上惊豔不已。

  可惜七岁时大病一场,痊愈后性子却变了,神童消失了,变成了平凡人。

  「哈……

  此时,很平凡的慕家少爷懒洋洋地打个呵欠,慢慢地从房门走出,他的手放
在肚子上,脸色有点白,像是有点不舒服。

  虽然才十四岁,身子也瘦瘦弱弱的,不过那张脸可俊极了,浓眉大眼,清俊
的模样可让外头的姑娘喜爱极了!

  莫怪乎只要他一出门,就一堆姑娘偷瞧着他。揉着眼,再懒洋洋地打个呵欠,
慕之棋擡起头,从墙后听到轻喝声。他挑挑眉,走向放在墙上的木梯,慢慢爬了
几阶。果然,聂家少爷正赤裸着上半身练拳,强健的体魄、古铜色的色泽,让他
吞了吞口水。

  啧啧,身材遗是一样好呀!

  慕之棋大瞻地坐在墙上,就这麽大刺剌地欣赏着。

  聂无蹤停下动作,冷眸淡淡地瞄了坐在墙头上的人一眼,对这样的注视早巳
习惯了——当然,也包括那吞口水声。c要不是这姓慕的在外头也一样逗着姑娘,
他真的会以爲他有断袖之癖,动不动就看着他的裸体吞口水。

  不过,这种被盯着看的感觉还是很不好,那虎视眈眈的眼神,像是要将他生
吞活剥似的,怪恶心的!

  拿起一旁的衣服,他没练武的兴緻了。

  「啊,你不练啦?」看的人仍没自觉,声音带着很明显的失望。

  可惜,看过那麽多男人的身体,还是聂无蹤的特别好看,那体魄刚刚好,完
美的肌理,让他好想摸一把。

  当然,他不敢,除非他的手想断掉。

  不过,聂无蹤人也长得很好看就是了。

  不同于他的俊秀,聂无蹤的五官阳刚却又不失俊美,配上倾长的身形,虽然
总是冷着一张睑,可那冷酷的气质却很迷人,莫怪乎外头一堆闺女想嫁他。

  唉,可惜,他这辈子跟聂无蹤那精壮的模样无缘了!

  看着自己瘦瘦的身子,慕之棋忍不住在心裏轻歎。

  突地,小腹传来一阵闷痛,头也跟着一晕,让他差点稳不住身子,往地上跌
下去。

  幸好,他及时忍住,不过脸色却更加苍白了。

  聂无蹤发现,剑眉微拧,却不上前,也没出声关怀,穿好衣服就準备离开。

  「喂!你就这样不理我呀?」真没同情心!

  「我跟你熟吗?」聂无蹤淡睨一跟,他跟慕之棋向来就没啥话好说,两个人
又不熟,更没啥交情。

  「呵!说的也是。」慕之棋没被聂无蹤的冷淡刺到,无所谓地勾唇,早习惯
他冷冰冰的模样。

  哪天要是聂无蹤对他热络了,搞不好他还会吓到哩!

  「听说你领军打败南蛮,让圣上大悦,準备赐你将军的位子?恭喜你了。」
无视他的冷漠,慕之棋继续开口交谈。

  聂无蹤没应声,只是盯着他苍白的模样,眉心不自觉地微拧。

  瞧他瘦弱的摸样,好像风一吹就会倒似的,还敢坐在墙头上,真是不怕死!

  「二十岁就坐到将军的位置,一定会有很多人嫉护你……」唔!肚子真的好
痛。

  一阵刺痛又从小腹傅来,慕之棋觉得头更晕了,眼前一阵黑,身体跟着一软,
让他坐不稳,不小心从墙上跌落。闭上眼,他等着疼痛降临,可等了许久,却一
点也不觉得痛。慕之棋疑惑地睁开眼,却见到一张俊庞离他好近。眼珠子一移动
……两人的唇相贴着,他的一只手就在自己胸前……聂妩蹤皱眉,感觉到掌中的
柔软,他愣了下,手指下意识地抓了抓……软绵绵的!这……聂无蹤瞠人眼,不
可置信地瞪着上头的瘦弱少年。两个人傻愣愣地互看着,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冷狮爪下的小野猫

  只有她,

              能给他这种感觉

  她愈逃只会让他愈想得到……

                第一章

  俗话说的好,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看着踏进门槛的「儿子」,慕老爷真的觉得这句话说的真好,活生生就是他
现在的写照!

  「爹,你怎麽这麽早起?天才刚亮而已耶!」慕之棋看着坐在主位上的爹亲,
眉尖轻挑。

  「他」的五官清秀俊雅,一袭淡青色的丝绸衣衫,及肩的黑发同样以淡青色
的发带半束起,手上拿着一柄白玉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扇着,温文儒雅的模样
迷倒城裏所有的姑娘。

  欢喜城裏谁不知慕府有个风流倜傥的慕少爷?俊秀的脸庞总是扬着漫不经心
的笑,随便一句笑语,就逗得人家姑娘心花怒放。

  想当上慕家少夫人的闺女前仆后继地上门,还有人上门来暗示慕老爷,双方
可以结爲亲家。

  每当听到这些传言,还有拜访朋友的暗示,慕老爷是既愤怒又尴尬,只能打
哈哈地带过,当作听不懂。

  开什麽玩笑!他家「儿子」要真能娶媳妇,慕家早儿孙满堂了,才不会让
「儿子」到了二十「高龄」还孤家寡人一个!

  「哼!」你「也知道天亮了?这时候才回来,」你「说,」你「跑去哪了?」
瞪着眼,慕老爷气得胡子抖动。

  「爹,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漫不经心地瞄了爹亲一眼,慕之棋懒洋洋地
坐到椅子上,爲自己倒了杯茶。我刚从醉月楼回来,整晚都没睡,「爹,你要训
话能不能等我睡饱呀?」

  慕之棋说着,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

  「醉月楼?又去醉月楼?」你「一个姑娘家三不五时跑去醉月楼干嘛?」慕
老爷气得大吼。

  「嘘!」慕之棋赶紧示意爹亲小声点。「爹,小心隔墙有耳,要是被听见了,
那可就不好了。」她摇摇手指,很贴心地提醒自家老爹。「你……」慕老爷气得
差点喘不过气。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呀!

  想当年,赌着一口气,他拚死也要生出个儿子,不然就得当那姓聂的王八的
夜壶!没想到,孩子一出生,竟是个女娃儿。

  他原本也认了,女孩一样好,他盼了十多年才来的孩儿,疼都来不及了,管
他是男是女。

  没想到那姓聂的混帐竟在门外说着风凉话,说他什麽都不缺,就缺一个夜壶。

  是可忍,孰不可忍!他一怒之下,就说生了个儿子。话一出口,后悔已来不
及了。

  沖着一口气,他把女儿当儿子养,爲了这事,他家夫人还跟他闹了好一阵子
的脾气,可是知道他爱面子,最后也只好忍着气,跟着他一起隐瞒。

  女儿从小就天资聪颖,两岁拿笔、三岁就将四书五经看遍,而且过目不忘,
四岁写出来的诗文,连他这傲老爹的都看得惊豔不已,比起聂家的儿子,可一点
也不逊色。

  她写出来的文章,连当今圣蔔都喜爱不已,直说凭棋儿的文采,将来一定会
是朝裏最年轻的文状元。

  这话听得他一阵心惊,要真是儿子,他一定骄傲不已,可偏偏是女娃儿呀!
女人当官,这等欺君大罪,他可没瞻犯法!

  战战兢兢了几年,他发现这样不是办法,只好在女儿七岁时,谎称她大病一
场,也不让她再写诗作词,让她变成平凡人。

  可是依然改变不了身分,只好让她继续当慕家少爷,也就因爲这样。女儿的
性子愈来愈野,他根本就管不动。

  以至于到现在,都二十岁了,一点女孩样也没有,其至还在外头拈花惹草,
逗得姑娘家春心蕩漾,甚至还三不五时到烟花之地寻欢作乐,简直就是要气死他
这个当爹的!

  她是姑娘家呀!一个大姑娘上青楼干嘛?有什麽搞头?

  慕老爷愈想愈气,一口气闷在胸口,直喘不过气来。?

  见爹拚命大口呼吸,慕之棋看也知道她家爹亲在想啥,暍了口茶,她佣懒扬
眸。「爹,平心静气,您老年纪也不小了,不要太激动,不然我伯娘会当寡妇。」

  「你……」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气得当爹的更怒。「你……你摆明是要气死
我,三不五时就去醉月楼,你去那干嘛?」

  「爹,一个男人去青楼干嘛,你会不知?」慕之棋似笑非笑地勾唇。

  「你……你是男的吗?」慕老爷气得吼人。

  「全欢喜城谁不知慕府只有个慕少爷,我不是男的是什麽?」摇着白玉扇,
慕之棋笑得风流。

  「你……」孽女呀!

  见爹亲好像快被她气昏了,慕之棋只好收回佣懒的模样,换成无辜的表情。
「不然,爹你要我怎样?变回女儿身吗?就怕慕少爷变成慕小姐时,欺君抄家之
罪就来了!」

  可别忘了,她小时候写的文章,还让圣上赐了匾额,此刻正挂在家裏大厅上。

  「到那时,不要说衰三代了,恐怕咱们慕家在咱们这一代就全灭光了,哈哈
……」说完,她自得其乐地大笑。

  在老父的瞪视下,她很识相地收回笑容,轻咳几声,继续喝茶。

  「你……」慕老爷已经不知该说什麽了,只能抚额,欲哭无泪地轻歎:「唉!
我到底是造了什麽孽,怎麽教出你这孽女……」

  「怪谁?还不都怪你!」慕夫人走进大厅,没好气地瞪了夫君一眼。「谁叫
你爱面子,没事说这谎!」

  哼,现在才在怨,来得及吗?

  「谁叫那姓聂的要激我?」慕老爷气呼呼地擡超头。「不然我会说谎吗?哼!
而且我都发誓了,我慕家的人绝不会嫁入聂家,不然就衰三代……

  「嫁入聂家有什麽不好?」慕夫人打断夫君的话。「人家无蹤多有前途,一
表人材的,二十崴就当上大将军,爲朝廷建了多少汗马功劳,前阵子才扫平夷族,
这几天就要凯旋回朝了。

  「了不起呀?」慕老爷冷哼。

  「是很了不起。」慕夫人瞪过去,每次提到这事她就一肚子气,咬着牙,连
声骂着。一要不是你,咱家棋儿早辣给这麽好的大君了,电不会到现在郎二十岁
厂。还不男不女的,人人只知有慕少爷,不知实际上是个慕小姐,你说,你打算
让棋儿当多久的慕少爷?一辈子吗?「」我…

  …「被慕夫人咄咄连问,慕老爷呐呐的,心虚地说不山话来了。而一旁坐在
椅上的慕之棋心思早已神游,无暇听爹娘的争吵。当她听到娘说那人要凯旋同朝
时,手上的茶碗差点滑落。不会吧?那人要回来了……冷汗从额际滑落,睑色也
跟着发白……

  他真的回来了……

  阁楼上,慕之棋站在隐密的角落,惨白着脸,看着被衆人欢迎的俊美男人。

  他骑着一匹黑色骏马。乌黑的长发随意散落,添了一丝不羁,两年不见,五
官多了丝风霜,可却无损他的俊美,反而让他更显迷人。

  不变的是那冰冷的表情,不因建了大功而骄傲,也不因衆人的欢迎而微笑,
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那冷淡自傲的模样,一如当年。

  不,甚至比当年更气盛!

  「怎麽……没死在关外呢?」

  真不可思议!夷族的骁勇善战可是闻名天下的,她想他一定稳死无疑绝对不
会回来了。

  何况,两年来从没听过他任何消息,她更理所当然地认爲他一定会死在战争
之中。

  可是,他回来了,而且扫平了蛮夷,意气风发地回来了。

  「天要亡我吗?」抖着唇,慕之棋好想哭。突地,那双冰眸奸像感觉到上方
的注视,淩曆地往她的方向扫了过来。吓!她动作迅速地藏好身子,就怕被发现
了。拜托!千万不要破发现……屏息等待了许久,听着欢迎声渐渐飘远,她才稍
微松了口气。

  「怎麽?瞧你一副紧张模样?发生什麽事了?」秦醉月走进厢房,眉目如画
的容顔让人惊豔。

  「醉月!」慕之棋迅速沖上前,用力抓住弃醉月的手,「拜托,你的醉月楼
借我住!」

  「好端端的,干嘛自己家不住,要来我这烟花之地住?」秦醉月挑眉,看到
慕之棋不複以往从容的神情,不禁觉得有趣。

  「你明知故问!聂无蹤回来的消息都传遍大江南北了,你会不知道?」这女
人明知她要躲人,竟还装傻!

  「躲得了一时,躲得了一世吗?」秦醉月不以爲然地看着慕之棋,挣脱她的
手,优雅地坐在椅上。

  「能躲一时是一时。」慕之棋白着脸,一脸慌张。

  这世上,知道她是女儿身的人不多,除了她家爹娘外,就几个知己好友知道,
还有有……聂无蹤。

  想到当年被他发现的经过,她就悔不当初。

  早知道当初就不要贪看男色,自己今儿个也不会落得这番田地。

  当时被他发现时,她吓得要推开他逃离,谁知那向来冰冷的男人竟翻身制住
她,不顾她的挣扎,粗暴地扯掉她的衣服,清楚地看到包在布条下的小巧胸乳。

  「嗯……女的?」聂无蹤挑眉,看着明显的绵乳,一开始的惊讶早巳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浓浓兴味。

  像是发现什麽好玩的事物,那双掠夺的冰昨极有兴趣地看着身下慌乱的小睑。

  「你、你……」慕之棋完全说不出话来,怎麽也没想到向来冷冰冰的他竞会
狂肆成这样,光天化日之下就撕掉她的衣服。

  「癸水来了?」低眸看到雪白亵裤因激烈的扭动微微泛出一丝血红,再对照
她软绵苍白的模样,轻易便猜出。

  慕之棋涨红了睑,又气又窘。「放……放开我!」这混蛋,枉费她曾欣赏过
他的身体,还偷偷心动过……

  呸!她真是瞎了眼!

  「没想到你生气起来还满可爱的。

  那苍白的脸颊因怒火而泛红,眼眸瞠得圆滚滚的,跟他之前看到的漫不经心
模样完全不一样。

  这样的她,意外地取悦了他。

  薄唇隐隐扬起,修长的手指探进布条裏,在双乳间的诱人沟线裏轻缓移动。

  「你……你做什麽?」慕之棋瞪大眼,瞪着聂无蹤的手,气得挣扎扭动。
「聂无蹤,把你的贼手拿开!」

  「还太小,不够诱人,不过过一、二年就差不多了。」看着她,聂妩蹤意味
深长地说着,俊庞掠过一丝邪气。

  她倒抽口气,他掠夺的眸光太骇人,像头狂狮锁定了猎物般,而她,就是他
的猎物。

  心,莫名颤抖,在他的眼神下,她心慌了。

  而他,却在此时放开她。

  一得到自由,慕之棋胡乱地拢紧衣服,迅速爬起,还没来得及跑,一双大手
就搂住她的腰。

  「啊!」她来不及反应,已被抱起。「放开我——」

  她开口怒斥,身体挣扎着。

  聂无蹤不把她那像小猫般的挣扎放在眼裏,一手稳稳地扣住她,薄唇在她耳
畔低语。「墙那麽高,你一个人过得去吗?还是你想衣裳不整地从我聂家大门走
出去?」

  他的话让她停止挣扎,瞪着高墙,说不出话来。

  他说完话,舌尖跟着轻舔了下那像贝壳般的小巧耳垂。

  「啊!」慕之棋赶紧捂住耳朵,转头瞪他。「你……」

  还来不及骂人,他已迅速抱起她,足尖轻点地面,跃过了高墙。

  这突来的动作让她惊骇,双手下意识地紧紧环住他的颈项,就伯不小心掉了
下去。

  「你要继续抱着我吗?」落到地面,聂无蹤低头看着怀裏的人儿,薄唇勾起
一抹淡笑。「啊!」慕之棋赶紧收回手,推开他,抓紧衣襟,赶紧逃离。

  可身后傅来的话语,却让她停住脚步——

  「小猫咪,明晚子时来这等我。」

  「谁理你!」她回头瞪他,从今以后她会离他远远的,再也不想看到他一眼。

  「你不怕我把你是女儿身的事说出去吗?」聂无蹤扬唇淡声威胁,看着那双
圆眸瞪得更圆,像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可爱得紧。

  「你……卑鄙!」竞敢威胁她?

  「一旦被圣上得知,可是欺君大罪,你觉得慕府担得起吗?」聂无蹤不在意
她的指控,笑得轻淡却又有自信,像是知道她一顶会屈服。

  「你……」慕之棋瞪着他,却无计可施,谁教她的把柄被抓到了!她狠狠咬
牙,瞪他一眼,头也不回地离去。从此之后,就开始了她悲惨的在他的淫威下,
他说东,她不敢往西,像只温驯的家猫,明明咬牙切齿,却也只能屈服。

  而那姓聂的王八蛋,竞在她十六岁时卑鄙地酒醉她,要了她的身子,而她完
全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任他欺负,暗恨在心。

  好不容易,在她十八岁那年,他接获圣旨,奉命扫平夷族。

  知道可以摆脱他的魔掌,她高兴得只差没放炮庆祝,更是天天烧香拜彿希望
他死在外头。

  没想到,才过了两年自由日子,在她都快忘了他时,他却回来了。

  这不是天要亡她吗?

  「不行,我一定要逃!我一定要躲得远远的。」慕之棋咬着手指头,紧张地
来回踱步。

  而坐在椅上的秦醉月则优閑地捧着茶碗,一边喝着好茶,一边欣赏好友难得
一见的慌乱模样。

  「怎麽逃?怎麽躲?」她喝了口茶,凉凉问着。

  慕之棋停下脚步,坚决地看着她。「不管,反正我赖定醉月楼了,在他离开
城裏之前,我死也不回来!」

  她就不信,他会那麽神通广大,知道她在醉月楼裏。

  夜,极深

  慕之棋睡得很沈,小脸蹭了蹭柔软的蚕丝被,满足地吐了口气,唇办轻努,
像是作了好梦般,微微扬起。

  直到一丝张狂的气息扰乱了她的好眠……

  肌肤莫名起了小疙瘩,她迅速张眸,看到薄薄的床幔透出一抹颀长身影。

  吓!

  紧抱着丝被,她惊吓地坐起,还来不及张口尖叫,床幔外的人就已先出声了。

  「我的小猫咪,你以爲躲在这,我就找不到了吗?」

                第二章

  「你……」慕之棋瞠大眼,声音因紧张而结巴。这个声音……虽然消失了两
年,可还是熟得不能再熟了。可是……怎麽会?他怎麽会知道她在这?

  他不是今天才刚回来,消息不会这麽灵通吧?马上就得知她人在醉月楼?

  她不是没想过他会调查,一开始是想先待在醉月楼一晚,明天就直奔别处,
打定主意不让他找到,在他离开欢喜城前,绝不会踏进慕府半步。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逃,竟然就被他找到了……

  呜……这是恶梦吗?:

  吞了吞口水,慕之棋不想相信自己的眼睛,拚命想骗自己这是一场恶梦,可
是……

  那张狂的慑人气息、掠夺的炽热眼神,清清楚楚地告诉她,这不是梦……

  「怎麽?平常不是很伶牙俐齿吗?怎麽两年不见,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冷淡的声音又从床幔后傅来。

  「你……我……」瞪着床幔后的人影,慕之棋吓得说不出话来,支支吾吾的
出不了声。

  「小猫,还是因爲太想我,突然见到我,感动到说不出话来了?」修长的手
指撩开床幔,那张邪佞俊庞透过月光映入她的眼瞳。

  感动个屁!

  差一点这句话就下意识地要脱口而出,可他突然拨开床幔,她看到那张慑人
俊庞,一时傻住,又说不出话来。

  这麽近看到他,比起早上的远望,俊美的五官更鲜明,迫人的气势也更明显,
直袭向她,让她一时忘了呼吸。

  而他也不再说话,炽人的黑眸瞬也不瞬地看着她。

  两年不见,青涩的女娃儿长大了,细緻的脸庞带着女人的柔美,不过眉宇间
的英气依然不变,眸裏的倔强也不曾消失,让他微微勾起好看的薄唇。

  视线慢慢往下移,注视的黑眸来到胸前高耸的饱满,雪白的中衣下未着任何
内衬,缠在胸前的布条早被解开,又从来没有穿肚兜的习惯,以緻粉嫩的乳尖贴
着布料,勾勒出诱人的弧度。

  「聂无蹤,你在看哪裏?」察觉到他的视线,慕之棋涨红睑,连忙张手环住
胸前,挡住他的视线,美眸圆睁,恶狠狠地瞪着他。

  这个色胚!

  「你说呢?」聂无蹤佣懒地看着慕之棋,故意的黑眸在她的胸部轻扫了一眼,
才又开口,「两年不见,看来你」长大「了不少嘛!」

  薄唇轻扬。他的语气意有所指。

  慕之棋不是白癡,当然懂他的意思,她红着双颊,羞恼地看着他。「关你屁
事!」

  「当然关我的事,小猫,你忘了,这可是攸关我的福利。」欣赏着她的表情,
聂无蹤继续逗着她。

  两年没逗她了,真怀念这种感觉,还有她的反应,鲜明有趣得让他好想一口
吞下去。

  「闭嘴!别一直叫我小猫。」这讨厌的称呼,已经两年没听到了,现在竞又
出现,真是刺耳!

  「啧啧!才两年,你的爪子又冒出来了。我可不……」聂无蹤摇头,掠夺的
眸光毫不隐藏。

  他的眼神让慕之棋心惊,身子继续往后缩,就怕他扑上来,可嘴巴却还是不
认输,倔强地回话。

  「呸!你爱不爱关我啥事?都消失两年了,你怎麽不死在关外,没事回来干
嘛?」看了就讨厌!

  「呵!你是在气我不告而别吗?」聂无蹤轻笑,倾身慢慢靠向她。「还是在
气我这两年音讯全无,连个消息也没送给你?」

  「去你的!少自作多情,我巴不得你死在关外,永远别再出现……该死!你
不要一直靠近行不行?」

  她拚命退,他却一直贴向她,把她逼到床角,退无可退,被他的气息紧紧包
围。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气息让她紧张又慌乱,而他的话,更让她气得口不择言。

  她永远不会忘记,两年前的那天——

  慕之棋眼眸一冷,想到那一晚。

  他一如以往来到她房裏,抂乱的索求激烈得让她哭喊出声,不由自主地哀求,
直到天明,他才放过她。

  她因他的索求无度累得下不了床,可他却从那天后就消失,不见蹤影。

  后来,她才从下人的嘴裏听到他奉皇命出关扫平夷族,归期不定,而此时,
他早已出发许久。

  这事人人都知道,只有她,在他离去后才知道。

  她……真是高兴极了!

  不用再受他欺陵,不用再被他威胁,她得到自由了,多麽痛快畅意呀!她天
天诅咒他,最好死在战场上,水远都不要回来了。

  她才没气他呢!干嘛气?

  他消失,她开心都来不及了,有啥好气的?

  抿着唇办,她擡起头,倔强地瞪着他,不被他的气息昕迷惑,甚至不屈服在
他的气势下。

  虽然,微颤的身子早已透露出她的情绪。

  看着她倔强的神情,聂无蹤俊眉微扬,低声笑了。「小猫咪,你还是一样可
爱,让人喜爱无比。」她挑衅的眼神让他血液沸腾,感到一丝兴奋,

  只有她,能给他这种感觉。

  「你愈逃,只会让我愈想得到……」指尖轻触无瑕的睑颊,在她要别开睑时,
迅速扣住粉颚。

  「放……唔!」

  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冷厉的薄唇迅速覆住她。

  「唔!不……

  慕之棋紧皱着眉,被紧扣住的下颚传来一阵疼痛,他的唇紧贴着她,不顾她
的抵抗,灵活的长舌撬开檀口,霸道地长驱直入,搅弄着小嘴裏的香甜蜜津。

  「唔!」突地,他迅速退开,薄唇溢出一滴血珠,黑眸瞪着她。

  慕之棋倔傲地擡起小脸,得意地看着他,微肿的唇办染着属于他的血丝。

  「你再碰我,我就咬断你的舌头!」冷着声,她挑衅地说着,舌尖轻轻舔过
染血的唇办,像只与敌人对峙的野猫,张狂却又诱人。

  黑眸微眯,聂无蹤也跟着舔去唇上的血珠,舌尖上的伤口传来一抹刺疼,却
更激起他的兴緻。

  她一定不知道,这样的她,只是更激起男人的征服欲,那挑衅的眼神,让他
更想压倒她。

  「小猫,再张狂一点,我吃起来味道才会更甜美。」聂无蹤扬唇,侵略的眸
光直视着她。

  那眼神,让她轻颤,却倔强地不肯低头。

  她以眼角偷偷寻求逃跑的缝隙,她比谁都清楚,她斗不过他的,这小小的反
抗,他根本不放在眼裏,只是更激起他的斗志。

  「怎麽,想逃了?」发现她的意图,他开始逼近。「我说过了,你愈逃,只
是让我愈想得到。」

  「该死!」慕之棋彻底被激怒了,「聂无蹤,你到底想干嘛?」一直缠着她
不放,他到底想要什麽?

  黑眸闪烁,掠过一丝光芒,瞬也不瞬地看着她。「小猫,你真的不知道我想
干嘛吗?」

  俊庞贴向她,舌尖轻舔过唇办。

  她瞪着他,动也不动。

  「怎麽?不咬我了吗?」含住丰盈的下唇,他轻吮着,微哑低语,带着淡淡
的挑衅。

  听到他的挠衅,慕之棋残存的一丝理智瞬间消失,顾不得一切,张唇就要咬
他。

  聂无蹤不退反进,率先噙庄粉舌,齿尖微重地一咬。「唔!」没想到他会咬
她,突然的疼痛让她皱眉,血丝从舌尖泛开。他的大手捧住她的后脑,不让她往
后退,粗暴地嚼咬着她的唇舌。疼痛让她皱眉,却不肯认输,倔强地学着他,啃
咬着他的唇舌。要痛一起痛,她也不会让他好过的!

  两人的唇、舌全被对方咬伤,粗暴的吻带着麻人的疼,唇舌交缠中,尝到血
的涩味以及属于对方的气息。

  「嗯……」慕之棋不由自主地轻哼一声,低吟中带着一丝情欲,口鼻间尽是
属于他的气味,渐渐迷惑了她。

  不知谁先开始放柔了攻势,他的舌扫过齿颚,舔遍小嘴裏的每一处,轻吮着,
舔过粉舌,然后吮着、缠着,逗弄似地一吮一退,而不再霸气地缠吮。「唔……」
受不住他的轻逗,反而是她迫不及待地缠住长舌,舌尖轻卷与他的交缠,吮出淫
靡声响。雪白的中衣早已因方才的挣扎而淩裂,露出香肩及半边雪乳,勾引着他
的视线。

  大手探入衣襟,握住一只饱满嫩乳,五指揉捏着柔嫩软乳,放肆地捏挤着,
再用指缝夹住粉嫩乳尖,随着揉弄的动作栘动着手指,让乳尖在指缝间来回磨蹭。

  不一会儿,嫣红乳蕾在手指的摩挲下渐渐挺立,突出指缝,绽放着诱人的瑰
红色泽。

  饱满的胸乳也被他揉得一片妈红,留下淫靡的指痕,阵阵柔弄的酥麻传至全
身,让小嘴不由自主地吐露出媚人嘤咛。

  见她迷乱的神情,聂无蹤微微勾唇,手指夹住乳尖,粗糙的指腹轻蹭着敏感
粉蕊,微微使力地轻捏着。

  湿热的唇也轻吮着香肩,一点一点的,吮下微湿的痕迹,雪白的中衣早被褪
至腰际,肌肤触到的冰凉让慕之棋神智微清。

  一低头,只见雪白的胸乳被他放肆地揉弄着,乳尖被夹在他的手指间而他的
唇正要含住另一团绵乳。

  「不……」她一惊,想往后退开。可她的身子早被他制住,不顾她的反抗,
他张唇含住乳蕾,以唇舌吸吮着,一手也跟着玩弄着另一团软嫩。

  「不!嗯……」咬着唇,她想抵抗从胸乳传来的快感,不想屈服,可敏感的
身子却清楚地感受到阵阵酸麻快意。

  「嘘……别反抗,你想要的,对不?」舌尖抵着乳蕾,聂无蹤轻舔了下,膝
盖顶着柔软的凹陷处,微微用力一顶。

  「啊!」随着他的轻蹭,花穴处跟着传来一阵酥软,微微湿润的悸动让慕之
棋熟悉又懊恼。

  「你看,明明就已经湿了……」察觉到那抹湿润,聂无蹤邪肆一笑,膝盖更
是不停顶弄那抹凹陷,让布料陷入花缝,勾勒出更多湿意。

  舌尖也顶着粉嫩乳尖,轻轻绕着卷,让乳蕾沾满湿亮的唾液,再轻弹着坚硬
乳蕾,一下一下地轻舔、逗弄着。。

  以舌尖玩弄一团绵乳,大手也不放过另一只饱满,跟着唇舌一同揉捏着乳尖,
拉扯旋转,让粉嫩色泽转深,变成动人的瑰红。

  「嗯……不……」慕之棋痛苦难耐地摇头,明知该反抗,可情欲却渐渐控制
了她。

  反抗的意念渐渐消失,小嘴不住逸出低吟,腿窝傅来阵阵麻人快意,沁出的
湿意将布料染湿,花办紧贴着亵裤,印出淫魅色泽。

  而他的膝盖仍继续隔着亵裤顶弄磨蹭敏感私处,让沁出的汁液将他的布料染
湿。

  感觉到膝上的湿意,聂无蹤微微扬眉,舔弄的唇舌慢慢往下栘,吮着雪白的
肌肤,在小巧的肚脐轻轻一舔,绕着小圈圈。

  「不……痒……」慕之棋难耐地轻喘,腿间的湿意弥漫,欲火从小腹裏燃烧,
热得让她受不了。

  「痒?」聂无蹤继续舔着可爱的肚脐,大手跟着来到花穴,隔着亵裤轻轻刮
弄。

  「你是指这?还是这?」一边问着,舌尖一边舔着敏感的凹处,手指也贴着
布料,跟着轻扫着花办。

  「唔……」两种折磨让她微拧着眉,说不出话来,又麻又痒的感觉让她浑身
难耐。

  「不要……」慕之棋扭着身子,香汗沁出肌肤,她蒙眬着水眸,哀求地看着
他。

  可他却不轻易放过她,手指隔着布料轻压着花缝,让湿软的布料随着手指的
按压跟着陷入花缝。

  「说!哪裏痒?」他的舌尖继续往下舔,手指正陷入布料,让花办紧紧吸附
着。

  「不……」花缝因布料的陷入而传来一阵不适,可却也带来一丝快感让花办
收缩着,将布料和他的手指吸得更紧。

  「不说吗?嗯?」聂无蹤额头微沁着汗水,他压抑着腹下的欲火,执意要挑
逗她,就是要她屈服、要她求他。

  炽热的唇舌跟着来到花穴外,轻舔着布料,将亵裤舔得更湿,甚至在花缝周
围一下一下地舔弄着。

  手指也跟着使力按压,感觉到花办的颤动,指尖跟着旋转,在花缝外围搔弄
着。

  「嗯啊……」又黏又湿的感觉从腿窝漫开,伴随着阵阵酥麻快意,让慕之棋
承受不住,差一点就要出口恳求他。

  可话一到嘴边,却又倔强地忍住,不肯轻易屈服。但是轻颤的身子,还有从
花穴溢出的花液,却诚实地说出她的悸动,雪白的肌肤更泛起迷人徘红。

  知道她已快到极限,聂无蹤唇角微扬,「怎麽?还不说吗?都这麽湿了,还
这麽倔?」

  就是这抹倔强,让他执意要征服她!

  陷入花缝的手指不再只是在外头轻刺,使力地陷入花缝,贴着布料,深深探
入花穴。

  「啊——」突来的进入让她呻吟一声,花壁陨着一缩,将他的手指吸附得更
紧。

  还来不及感受那又痛又麻的快感,修长的手指却又迅速退离,改以舌尖抵住
花缝,隔着布料轻轻戳弄。

  而手指也跟着采入亵裤,捏住藏在花办俊的蕊珠,指腹一夹,拉扯磨旋。

  「不啊……」敏感的花珠一彼碰触,让她受不住地发出细吟,花办不住收缩,
卷出更多花液。

  而灵活的舌尖更在花穴外撩拨着,一下一下地隔着亵裤轻舔过花缝,那种隔
靴搔痒的感觉让她更觉得痛苦。

  「不……求你……」慕之棋再也受不住了,小嘴终于逸出哀求。腰际也跟着
扭动起来。

  「那你要说什麽?」他却犹不满足,要她说出最淫蕩的话语。

  「唔……」咬着唇,她微一迟疑,捏住花珠的手指更加使力地磨蹭着敏感嫩
蕊,舌尖也跟着一顶,陷入花缝……

  「呜啊……」她再也受不了地泣喊出声,哭着求他。「求你……我的小穴好
痒……求你……」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segou888.com